航天狂人马斯克:没有阿波罗11号就没有SpaceX 四年内重返月球

作者:   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03 20:00    

车东西(chedongxi)
编 | Bailin

正好赶上阿波罗登月50周年纪念,外媒Time采访了马斯克。《Time》杂志编辑、太空记者杰弗里-克鲁格(Jeffrey Kluger)与SpaceX首席执行官伊隆-马斯克(Elon Musk)进行了一次广泛的交谈。

在采访中,马斯克提及了受阿波罗影响,成立SpaceX的原因。在谈到面对太空旅行的挑战时,马斯克指出,火箭的可重复利用是太空旅行的关键。在采访的尾声,马斯克谈到了自己信奉的哲学思想,以及对太空探索的愿景。

下面是对采访内容的编译整理:

一、成立SpaceX的原因

克鲁格:人们总是对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历史感受最深,就像如果你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,那你一定会对世界大战有一定的理解。你是在阿波罗11号之后两年出生的,但对太空的探索似乎同样深入你的骨髓。你是怎么找到这种感受的?阿波罗11号是否起到了特别的作用?

马斯克:阿波罗11号登月可能是历史上最令人鼓舞的事情,也是对人类发展最有帮助的一件事。毫无疑问它给了所有地球公民无限的灵感,它也确实激励了我,也激励了SpaceX的每个人。如果没有阿波罗11号,可能就没有SpaceX。

克鲁格:是真的吗?

马斯克:没错,真正促使我创造SpaceX的是,我一直期待我们能够超越阿波罗11号,期待我们能够在月球建立一个基地,或者把人类送到火星。甚至曾经期待过2019年我们会把人类送到木星的卫星上。实际上,如果你问1969年的大多数人,他们都会有这样的预期,但如今已经到了2019年,美国连把人送到近地轨道的能力都不具备。我们希望在大约六个月左右的时间内通过龙飞船解决这个问题。

所以,年复一年,我一直期望着我们能够超越阿波罗,但其实并没有。这令我对未来感到失望。我想,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都希望未来比过去更好,如果你没有这种希望或者信念,就会变的愤世嫉俗,对未来感到悲观。

比如当你早上起床时,是什么让你对活着感到兴奋?对于我来说,是希望我们能成为一个承载着星球之间文明的载体。这就是我真正兴奋的事情,是关于未来。

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这样想。我的意思是,任何具有冒险精神的人都会这样认为,所以这适用在世界任何地方的冒险家们。在我看来,这是人类探索精神的升华。

克鲁格:很多太空爱好者也感受到了同样的悲观和失落。我当然也一样,但我没有像你一样,为此成立一家太空公司。所以,是什么让你认识到,“一定要有人去做这件事,而我就是那个能做到这件事的人,或者至少是能做到这件事的人之一”?

马斯克:说实话,我不觉得自己能做成这件事。我认为SpaceX有90%的可能性会失败。而且,我的初衷只是想做一个名为“火星绿洲”的慈善项目,在火星表面降落一个小的温室,把种子放在脱水营养凝胶中,在着陆后再给种子浇水。然后,你会拍摄到一张令人难以置信的照片,让绿色植物与红色背景形成鲜明对照。我当时的的目标仅仅是希望能引起公众的兴趣,然后引起国会的注意,这样他们就会拨更多资金钱,增加NASA(美国宇航局)的预算。我的目标实际上是,投入从PayPal赚的一半资金来做这个项目,虽然这钱多半是会打了水漂,但如果能为NASA增加预算,我们就能有机会实现移民火星。

克鲁格:从零开始创办一家私人太空火箭公司肯定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你是怎么开始的?

马斯克:我跑了好几趟俄罗斯,因为买不起美国的火箭,它们太贵。正好俄罗斯有一大堆洲际弹道导弹(ICBM)即将退役。因此,在2001年和2002年初,我去俄罗斯打算买一些退役的洲际弹道导弹。这听上去很疯狂,但是,你知道,无论如何他们都要扔掉它们。所以,购买废弃火箭,似乎是最佳途径,这是我唯一能买得起的一种火箭。只是他们不断对我抬高价格。

这时候我也意识到,进入太空的成本太高了,即使我们把NASA的预算翻一番,除非NASA能找到更好的火箭方案,不然他们还是会毫无进展,结果只会是浪费了更多火箭,然后只是在火星上插面国旗留个脚印就完事了。但是这远不如在火星上、在月球上建立基地,甚至最终在火星上建立了一个自给自足的城市。所以,我后来想,“好吧,我要试着在这儿成立一家火箭公司。”

其实我自己也没抱太大希望,所以,没有让任何人在初创时就投资这家公司。这么高的风险不能让其他人承担,所以一开始整个公司都是我个人的投入,这不是我认为公司会发展得很好,而是因为我实在觉得它很可能会失败。

航天狂人马斯克:没有阿波罗11号就没有SpaceX 四年内重返月球

▲2019年6月25日,SpaceX公司的STP-2任务启动

二、可重复使用的火箭是进入太空的关键

克鲁格:对于热爱太空的人来说,39A发射台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。阿波罗11号从那里发射,几乎所有的登月和轨道任务也都从那里发射,这次作为SpaceX的发射台,感觉怎么样?

马斯克:我们不敢相信能够使用39A发射台,对我们来说是极大的荣誉。(笑声)到底因为什么,NASA能够让我们使用这个发射台,真的很棒。

克鲁格:你和在那的人有联系吗?比如控制员、宇航员、吉恩-克兰(美国航天局飞行总监Gene Kranz,)巴兹(Buzz)、尼尔(Neil)、迈克-柯林斯(Mike Collins)、吉姆-洛弗尔(Jim Lovell),跟他们有过交流吗?

马斯克:是的,多年来跟很多人谈过这个问题。而且跟巴兹有过很多互动,他对技术有很深刻的理解,并且非常支持我们正在做的事情。

克鲁格:很高兴你能这么回答,因为这给我带来一些别的想法。你讲的是人类成为一个更广泛世界物种的必要性。不仅是因为人类的自我感知,而是因为这是一个存在主义的问题。即使我们不以某种方式消灭自己,太阳也会在某个时刻消损,所以我们需要其他地方生存。

我的两个问题是,怎么通过月球和火星实现这个想法?另一个是,有时我们连下一个财政季度都无法掌控,你怎么投入持续的热情,去面对30亿年后发生的灾难。

马斯克:应该感谢SpaceX不是上市公司,因此我们可以更专注于推进技术,这对SpaceX非常有帮助。

对于我们如何推进空间技术的发展?我想说的是,使用可重复利用的轨道火箭是进入太空的关键,在这方面,我们已经取得了重大的进展。猎鹰9号火箭已经能够节省大约三分之一的发射成本,可能70%的发射成本仅仅是助推阶段。

我们最近成功地回收了火箭的鼻锥。整流罩的回收利用实际非常困难,每个整流罩都像一个小型的太空船,上面有一些的推进器。因此,当它从太空进入地球时,处于真空状态。它的外表面上有热保护和隔热层,但在内表面上没有。所以它必须降低接触面积,并保持从太空进入时的角度。

航天狂人马斯克:没有阿波罗11号就没有SpaceX 四年内重返月球

▲2019年5月4日SpaceX Dragon进入大气层

然后它击中大气层,变成亚音速。我们部署了降落伞。降落伞本身就是一个带执行器的可操纵降落伞。所以它正在向下转向并沿着下滑路径前进。然后驳船关闭每个整流罩的数据链接。并且驳船自动调整路线。然后二者接触完成回收。我们在上次发布时才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如果你看看整流罩回收的视频,你会看到加热的等离子和火花。它的速度基本上比突击步枪的子弹快五倍。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克鲁格:这就像一个空中木偶戏,木偶掉落下来,舞台正在移动捕捉它。所有这一切当然都是关于“多行星物种”这个想法。所有这些技术是否会成为我们迈向多行星物种这一概念的第一步?

马斯克:为了让我们成为一个多行星物种,我们必须解决火箭的可完全重复使用问题。如果没有这个技术,我认为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插个旗子,踩个脚印。因为它成本太高了。就像如果船舶不能重复使用,海洋航行的费用将是巨大的。而且你需要在你身后拖着第二艘船才能回程。因此,如果飞机不能重复使用,您可以想象飞行的成本将会多高,没有人会选择飞机,因为需要花费几亿美元。

人们不想为一次旅行支付费用。因此,这就是为什么充分和快速的可重复使用是进入太空的关键,并且是迈向它的一个基本步骤,没有它,我们就不能成为一个多行星物种。我们不能在月球上有一个基地。如果没有完全可重复使用的发射火箭,我们就无法拥有火星上的城市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努力实现SpaceX的回收利用,并投入大量的工程来实现增压阶段和整流罩的重复利用。

克鲁格:很有意思,然后呢?

马斯克:因为Starship(星舰号)将成为一个解决方案。从技术上讲,我们可以使Falcon 9的第二节火箭可重复使用。但它不是可重用性的正确架构。Starship是正确的架构。你需要一个更高效的引擎、更高效的推进剂。液态甲烷和液态氧比火箭推进剂煤油更有效,后者基本上是高度精炼的喷气燃料。

因此,如果我们尝试完全可重用性,包括Falcon 9的第二节火箭,那么所有这些基础架构都需要改变。我们不会完全实现快速可重用性,这就像飞机一样。比如说,飞机降落时,你只希望加油,添加水和食物。

克鲁格:清理座椅靠背。

马斯克:清理干净,是的。你不期望改变引擎或重新粉刷飞机或者类似的东西。就只是加油,食物和水,并清理干净,也许有一些偶尔会破坏的东西。但正常的期望是你可以非常迅速地重新飞行。你可以在一个小时内转身然后飞到其他地方。这就是火箭需要发生的事情。

航天狂人马斯克:没有阿波罗11号就没有SpaceX 四年内重返月球

▲2019年4月11日双侧助推器火箭在卡纳维拉尔角附近分离

克鲁格:如果2019年的马斯克可以与沃纳-冯-布劳恩(Wernher Von Braun)、克里斯-克拉夫特(Chris Craft)、吉恩-克兰兹(Gene Kranz)以及20世纪60年代的所有英雄们交谈,而且你可以给他们一条建议,无论是技术、精神、宣传技巧还是长期愿景方面的,你会给他们什么样的建议?

马斯克:嗯,布劳恩真的知道他在做什么,他的计划是火箭的重复使用,但是这个计划受阻了。目前火箭的发射方式很疯狂,就像一架飞机,乘客到达目的地的方式不是降落,而是让乘客在上空跳伞,然后让飞机撞在地上。这就是除了猎鹰9以外,其他火箭的工作方式,太不可思议了。

制造火箭是很困难的。制造一架先进的飞机与制造火箭一样困难。只是我们生活在重力环境中。因此,可重复使用的火箭技术难度,高于可重复使用飞机的技术难度。

克鲁格:你最大的目标是,不要过分强调它,而是要帮助拯救人类。我知道你不这么说。但…..

马斯克:这并不是渴望被欣赏或感激之类的东西。在这种情况下,你不希望在道德上有顾虑。但事实上我认为,为了我们能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,我们必须是一个具有空间探索能力的文明。

我认为,保护我们这个物种很重要,因为作为一个多行星物种,意识之光能够被保留。更有可能或者至少在更长的一段时间内,意识之光将继续发光。如果我们是一个单行星物种,那么,我们只能坐在那里等待自我毁灭或一些其他外部事件摧毁它,这就是原因。

克鲁格:但是有些人会说我们现在的危机是气候危机。

马斯克:当然,我也在努力帮助解决这个问题。

克鲁格:有人认为我们应该像SpaceX对待工作的专注和创新一样,用这种偏执来开发真正的可再生、真正清洁的电力系统,这样在短期内更容易看到结果。你有没有在凌晨3点的时候想过这个问题?

马斯克:嗯,我认为特斯拉实际上在可持续能源经济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。对于交通工具的电气化而言,特斯拉可以说对整个行业的发展,至少有十年,甚至是二十年的推动作用。这些都是宏伟计划中的一小部分,但他们确实很重要。

而且我希望能有一些方法可以在不燃烧的情况下做为火箭动力。但事实并非如此。我们没有办法绕开牛顿第三定律,因此,你得权衡什么是对人类最有利的,除了火箭之外没有其他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。

我时常考虑努力的边际价值是多少?比如说,如果我考虑自己的时间,特斯拉还能做多少呢?如果我将全部精力都用于经营特斯拉,而非同时兼顾SpaceX和特斯拉,我们发展的速度会快多少?我认为边际价值相对有限。所以我宁愿让特斯拉的发展多用几年时间,但同时可以拥有SpaceX,因为我认为这是很好的权衡。

克鲁格:上世纪60年代,我们进入了冷战时期,那是一个非常两级的竞争。虽然现在我们 没有再遇到这些。但我们遇到了分散式的竞争有美国、有中国、有蓝色起源(Blue Origin)、有Virgin、还有SpaceX,是不是太专注了?或者你认为这是否有助于我们重返月球?

马斯克:嗯,坦白说我认为可重复使用的轨道火箭没有太多进展。目前可以部分重复使用的轨道火箭,只有猎鹰9,我希望还有其他方式。但我想说,使用飞机进入轨道实际上会适得其反。

它看起来似乎有帮助,但它真的没什么用。你知道,就像我说的那样,Von Braun真的明白他在做什么。他并不赞成在一些庞大的飞机下携带土星五号。

航天狂人马斯克:没有阿波罗11号就没有SpaceX 四年内重返月球

▲SpaceX Starship渲染图

三、四年内将重返月球

马斯克:我们基本上把从Falcon 9学到的所有东西都拿到了Starship中。

克鲁格:在这种情况下,你曾经说过“让我们在三年内重新登上月球”,因此你将进一步拓展超级重型火箭,比如BFR和Starship。

马斯克:嗯,我想我们可以重复阿波罗11号并完成一些小任务,让人们重返月球。但这有点像阿波罗的重演。而且,就像重拍一样,它永远不如原版。

我们真正想要的是,能够向月球或火星运送足够载荷的运载工具,这样我们就可以建立一个完整的月球基地。永久的月球基地将是振奋人心的的,就像我们在南极洲有一个永久的基地一样。在月球上建立科学基地绝对更酷。

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努力尽快建立月球基地的原因。您知道,我认为,一家公司不断开发新技术,尽可能快地使自己的产品更新换代是件好事。虽然这让人有点不舒服,因为毕竟我们已经为猎鹰9、重型猎鹰火箭以及龙飞船投入了大量努力。但实际上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尽快让它们被淘汰。我们会把它们送到博物馆中。

克鲁格: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定期在国际空间站上乘坐有人驾驶的龙飞船?我知道是等你做好准备的时候。但是你现在有一个目标日期吗?

马斯克:要派遣一名船员到空间站?嗯,这需要NASA和SpaceX都做好准备。在SpaceX方面,我认为大约6个月后我们就完成准备工作。但无论目前的时间表如何,这看起来都有点像芝诺悖论:对于给定的任何时间点,工作都只能完成一半。因此,如果目前我们的时间表说还需要大约4个月,那么确切时间大概是8个月。

克鲁格:如果你必须用你的房子打赌,你认为什么时候人类的下一个脚印会出现在月球上?

马斯克:嗯,这听起来很疯狂,但我认为我们可以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登上月球。当然,现在有了非载人航天器,我相信我们可以在两年内登上月球。也许在之后的一两年内我们就可以载人登月了。我认为最多4年人类将再次登陆月球。

克鲁格:当你说“我们”时,你的意思是美国还是你的意思是SpaceX?

马斯克:嗯,我不确定。如果说服NASA和政府相信我们可以做到的时间要长于我们自己完成的时间,那么我们可能自己完成。把星际飞船送到月球上可能比说服NASA相信我们能做到更容易。

很显然,对于这样的决定我无能为力。说服NASA大量持怀疑态度的工程师,并且相信我们有这样的能力,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。他们有很多理由去质疑我们的能力,打消他们质疑的方法,就是展示我们自己的实力。

克鲁格:是的,你们能够做到这一点。

马斯克:“这是现在降落的照片” (笑声),这可能是更好的回收方法。但我觉得四年后载人登陆火星,这事儿听起来很可行。就像,在内部,我们的目标是两年,然后现实可能是四年。

航天狂人马斯克:没有阿波罗11号就没有SpaceX 四年内重返月球

▲火星移民效果图

克鲁格:最后一个问题,月球上还会出现人类脚印,火星上也会有。那么有一天你的脚印也会留在月球或火星上吗?

马斯克:我很想去月球和火星,我想那会很有趣。但我需要确保首要目标是帮助人类成为多行星物种。这不是去月球或火星的个人探险。我的哲学基础与道格拉斯-亚当斯(Douglas Adams)的《银河系漫游指南》(The Hitchhiker’s Guide to the Galaxy)是一致的。

他实际上说的是,“宇宙是答案,那么问题是什么?”如果我们扩大意识的范围和规模,我们就能更好地理解要问的问题。我们会学到更多,也会理解的更加透彻。所以,我们应该尝试去做一些扩大意识范围和规模的事情。使人类成为一个多行星物种,并确保我们在地球上有一个可持续的气候环境,这就是我所信奉的哲学。

文章来源:Time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新闻推荐

关注官方微信

Copyright © 2018 月博会员中心登录月博会员登录中心入口-月博会员中心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